当地时间8日,日本宰衡菅义伟宣布推出第三次大经济刺激设计,总规模达7080亿美元。同日,日本内阁府宣布的修正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日本经济年化增进率达22.9%。

  在经济延续3个季度下滑后,大幅增进的数字似乎解释日本正重新冠疫情引发的衰退中苏醒,那么菅义伟为何显得云云心急火燎推出大额经济刺激设计?

  先后三次“砸钱” 这次有何差别?

  为缓解疫情对经济造成的袭击,日本此前已经通过了两轮经济刺激设计,总支出达235万亿日元(2.25万亿美元),占日本GDP的40%。与本次经济刺激方案相比,前两轮方案侧重于拉动内需,刺激受疫情袭击的日本消费,救助工具主要为小我私家、家庭和中小企业。

  而本轮刺激方案着眼于转变产业结构,约占直接财政支出40%的预算(18.4万亿日元)将投资到绿色能源、数字手艺、远程教育以及移动通讯领域。至于为何发生云云伟大的转变,一份关于菅义伟的民调显露出了眉目。

  旅行津贴刺激消费效果有限反被诟病加速疫情恶化
  日本最新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宰衡菅义伟向导的内阁支持率降至50.3%,较上月63%的支持率下降跨越10个百分点。与此同时,日本新冠肺炎疫情连续恶化,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居高不下。而跨越50%的受访者以为,日本政府推出“Go To Travel”设计是导致日本疫情暴发的缘故原由。

  “Go To Travel”,是日本政府于今年7月22日推出的“Go To Campaign”旅游津贴设计之一。在该设计下,政府将津贴民众在海内出游时的餐饮、住宿和购物等用度,以刺激小我私家消费、振兴阻滞的旅游业并动员地方经济。由于那时日本疫情已有所反弹,地方政府和民众对该设计的质疑声不停。只管云云,津贴设计照样被准期推出,并使日本出游人流增添。据日本旅行9月30日宣布的住宿旅行统计数据显示,8月日本各种住宿设施接待日本游客2605万人次,比7月增添470万人次;酒店客房入住率与7月相比上升2.5个百分点,到达32.1%。

  进入10月,日本面临第三拨疫情,餐饮店等群集性病例激增。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日本政府不强制对加入“Go To Travel”的游客举行事先检测,且将人口稠密的东京也列入该设计局限;另一方面,“Go To Eat”使熏染风险增添,日本医师协会会长中川俊男指出,该设计为政府提议,这让民众放松了应有的小心。△日本逐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曲线图
  此外,数据还显示,只管“Go To”设计提升了日本的海内消费使得日本第三季度小我私家消费环比增添了5.1%,然则疫情的再次暴发让该设计的效果大打折扣。鉴于现在疫情连续恶化,政府随时都可能叫停旅游津贴设计,届时本就懦弱的服务业将加倍难以承受。在这一形势下,-------------------------

欧博allbet网址ALLbet6.com

欢迎进入欧博开户网址(Allbet Gaming):www.aLLbetgame.us,欧博allbet网址开放欧博allbet网址、会员注册、代理开户、电脑客户端下载、苹果安卓下载等业务。

-------------------------菅义伟政府大肆推出经济刺激方案,以防止疫情的负面影响进一步扩大。从刺激消费到推进经济转型,日本在经济刺激方案上的转向,也表现出菅义伟与前任宰衡安倍晋三在经济政策上的继续与转变。强弩之末的“安倍经济学”

  
  日本前宰衡安倍晋三在任时,提出了由“三支箭”组成的“安倍经济学”,分别是宽松的钱币政策、大规模财政刺激以及结构性改造,通过激励地方经济等一系列手段,推动经济恢复活力。△图片泉源:日经中文网
  回望“安倍经济学”盛行时的日本,股市摆脱了多年来的疲弱,走势逐渐恢复强劲,而历久困扰日本经济的通缩也若干获得缓解。然而,数据显示,自2013年3月开启的两轮量化宽松总计为市场注入了近300万亿日元的基础钱币,但住手2016年3月,日本央行经常项目差额总计高达270亿元,其现实有用的钱币额度远远小于增发钱币数额。用于提高流动性的钱币在脱离银行的一瞬间,便又住手了流动,像是旋开水龙头向水桶注水,一旦拧紧阀门,水面便迅速住手颠簸,而日本的经济也随之迟滞。“不开闸放水,就死气沉沉”的日本经济背后,掩盖着一个庞大且顽固的社会问题——“低欲望社会”。

  “低欲望”的日本与改造的可能
  日本社会历久的低通胀甚至是通缩以及日本社会森严的等级制度,令日本劳动者和青年群体普遍降低了物质上的追求,主要表现为不再计算薪水、升职空间以及社会地位。伴随着人口减少、老龄化、少子化等等社会问题,这最终形成了日本着名治理学家、经济评论家大前研一口中的“低欲望社会”。而这些固有的社会顽疾导致社会消费的阻滞不前,让安倍经济学的效力大打折扣。

  而针对“消费乏力”这一难题,菅义伟继续了“安倍经济学”依赖努力的财政政策促进投资与提振消费的经济手段,然则工具却不再是刺激民间消费与投资,直接对特定领域与产业举行有针对性的投资,将财政扶持的目的瞄准绿色经济和数字创新等新的增进领域,这也被日本媒体称为“菅义伟经济学”。

  只管疫情给日本社会带来伟大的经济下行压力,然则也暴露了日本经济领域的一片蓝海——数字化、移动化。在“菅义伟经济学”中,最为主要的一点就是推进数字化转型,最终将日本建成智能社会。在菅义伟之前,日本政府在行使数字手艺优化公共部门事情方面投入力度十分有限,而在他上任后布建立“数码厅”专门卖力IT、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数字手艺领域政策的制订和落实。在本次刺激设计中,日本政府还专门拨出1万亿日元用于推动数字经济发展,可见其刻意。
  面临“低欲望社会”,菅义伟的“箭”能否破局?   随着外部商业环境的改变、新冠肺炎疫情袭击,“安倍经济学”带来的所有增进险些消逝殆尽。面临“低欲望社会”的顽疾、连续攀升政府债务,菅义伟的“箭”能否破局,实现2%的通涨目的,一切照样未知数。 南昌新闻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南昌新闻网无关。转载请注明:挑战“低欲望”! 日本首相菅义伟急推近万亿美元经济刺激方案
发布评论

分享到:

最难的游戏回来了,《魔界村 重生》2021年2月5日上岸NS
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