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6日,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一再重复的大选“欺诈”说鼓动下,国会山上发生了暴乱。当时,很多美国民众认为,时任副总统彭斯可以阻止国会对大选结果的确认,反转形势。然而,“当我们发现彭斯背叛了我们,人群发疯了。”阿拉巴马州的一位园艺师在暴乱发生两天后回忆道,“人群变成了一群暴民。我们冲过了大门。”

据调查人员预计,当日有2000多人进入了国会山,140名警察遭受到了约1000次袭击。这场史无前例的暴乱最终导致5人死亡,造成国会大厦上百万美元的破坏,更是让美国在全世界面前颜面扫地。

去年初发生在美国国会大厦的暴乱堪称史无前例。

然而,一年的调查发现,这些暴民绝大多数都是普通人,不属于右翼组织,也没有预谋袭击……

被起诉的600多名暴乱者中,绝大多数都是普通人

一年过去,对暴乱者的逮捕、调查和起诉依然在进行中。

在袭击发生9个月后,还有350名嫌犯未被逮捕。据美国司法部统计,截至2021年12月30日,遍布50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里,已有超过725人被捕。其中,已有640人被控进入或滞留在受限制的联邦建筑或区域;225人被起诉袭击、抵抗或妨碍官员或工作人员,其中75人使用致死性或危险武器造成官员身体伤害;至少275人被起诉妨碍执法;约40人被起诉阴谋论,还有10人被起诉袭击媒体及设备。

截至去年11月初的法庭记录显示,在所有遭到联邦起诉的人中,有77名嫌疑人与极右翼组织“百分之三者”、“誓言守护者”和“骄傲男孩”有关。这几个组织的成员都是预先就准备采取暴力行动的。一些“骄傲男孩”的成员就是第一批破坏路障、袭击警察的人。目前,已有几十人被控有准备地暴力冲击国会山,企图阻挠国会确认拜登当选总统的结果。

国会大厦外的人群与警察发生冲突。

但是,这600多人中绝大多数都不属于右翼组织,没有预谋袭击国会山,很多都是普通的美国人,包括社区的领袖人物、小生意主、教师和瑜伽教练等。有人戴着工作的徽章就去了,有人穿着背后印有自己电话号码的外套就去了。

截至去年11月3日的法庭文件和公共记录显示,约573名被起诉者都没发现同极端组织有任何关系。与此同时,尽管有十几个人曾因家庭暴力被指控或定罪,但联邦检察官们在大多数嫌犯中都没有找到严重的犯罪记录。

据一名执法官员匿名透露,目前的证据显示,绝大多数暴乱参与者“并无计划”推翻 *** ,“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中的很多人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往哪儿去。”

从18岁到81岁,他们的心声

据报道,暴乱当日,就连“骄傲男孩”的成员都被自己的组织在暴乱中的“影响力”惊到了。一名成员告诉其他人道:“这不是我期待的今天会发生的状况。全都来自我们……让那些普通人都怒起来了。”这些普通人中有18岁的少年,也有81岁的老者。

去年12月中旬,81岁的退伍军人盖瑞・威克舍姆因非法进入国会山被判三年缓刑、80天居家监禁,另需支付500美元的建筑破坏及2000美元的罚款。盖瑞・威克舍姆在听证会上称,自己去华盛顿特区是因为“年纪大了,在家坐闷了”。

被起诉者中与极右翼组织有关联的只占一小部分。图为“骄傲男孩”成员。

,

皇冠管理端www.9cx.net)实时更新发布最新最快最有效的皇冠管理端网址,包括皇冠管理端手机网址,皇冠管理端备用网址,皇冠管理端最新网址,皇冠管理端足球网址,皇冠管理端网址大全。

,

另一名暴乱者罗伯特・里德告诉联邦调查局的调查人员称,他其实讨厌前总统特朗普,但是喜欢“让美国再次伟大”这句话。大选之后,他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了很多并无根据的选举欺诈言论,声称“内战来临”“极端分子将会死去”。但是,他以前甚至从来没有参加过 *** *** ,当天早上才临时决定去参加特朗普 *** 。

里德称:“我没有跟任何人一起。我也没有任何战斗装备。我背包里唯一有的是两条蛋白质棒。”他辩称,尽管进入了国会大厦两次,穿过了催泪瓦斯,推了一位警察,但那是“被打之后的意外的反应”,当时的行为“不是我”,也不认为自己是攻入国会大厦的暴乱者之一。

不过,法官托马斯・霍根不相信里德“不知道到底在发生什么”,已经听到太多人这么说。法官认为,他在场参与了那么久的暴乱,听见了警笛,亲身感受了辣椒喷雾,也看到了人们推搡和冲击警察,因此,他并不是简单地被人潮席卷进去,最终判其入狱3个月。

在1月6日之前,托马斯・西比克也从来没有参加过特朗普 *** ,律师称其“人生中从未显示过暴力倾向”。但是视频证据显示,当警官迈克・法诺内躺在地上,被打到失去意识的时候,西比克抢了他的警徽和无线电。西比克还没有对袭警、抢劫等控诉认罪,辩称自己是试图帮助警官。

像这样的普通人的例子数不胜数。但是,联邦检察官们指出:“没有暴乱者就没有暴乱,每一个暴乱者的行动,从最平常的到最暴力的,全都直接、间接地‘贡献’了当天的暴力和破坏。”

暴乱当天,人们爬上为拜登就职典礼搭建的脚手架。

为什么“从来没有陷入过法律麻烦的好人”会在1月6日这天“变成了 *** ”?加州州立大学布莱恩・列文教授称,在相应的环境下,即便是那些同极端主义观点的连接非常弱的人也能变得暴力,因为在人群中“责任感消散了”,得到了“同侪确认的诱惑”,还获得了“匿名的外衣”。

有人悔不当初,有人继续执着,法官担心:另一场暴乱将来临

国会山暴乱的几百名被告中,很多人通过律师表态,责怪特朗普和他的言辞煽动了他们的行为,但有些人至今还是继续透过“党派滤镜”来看发生的这一切。

西比克被捕后就在狱中等待审判,后于去年10月因精神疾病诊断、狱中表现良好,及其同狱中的其他极端囚犯努力保持距离而释放。

他在狱中的一封手写信中告诉法官称,终究要怪的是那个他曾经追随到国会山的前总统,现在“厌恶他”,还发誓“我有生之年永远不会再参加另一场政治 *** ,那是我参加的第一场也是最后一场!而且,我将永远不允许自己被那种暴民心理淹没,那是危险的。”其中,“永远”这个词被他用下划线标记了两遍。

前模特内森・德格雷夫也被指控在国会山与警察打斗。去年3月,他的第一位律师代其表态称“后悔不已”。但他随后就用一个保守派律师换下了那位律师。现在,内森将自己描述为“入狱的‘政治犯’,只因为他是特朗普支持者,参加了一场‘在警察袭击非暴力参与者之前都是和平的 *** ’。”

参与暴乱调查的很多法官都表达过他们的忧虑――至今依然在传播的不实信息将会导致另一场类似袭击。一年以来,尽管全美范围内的几十起选举审计和走上法庭的官司都没有找到所谓大选欺诈的证据,有些人依然相信大选结果被“窃取”了。很多法官都收到过来自这些人的威胁。

一对来自肯塔基州的夫妇认罪的时候,雷吉・沃尔顿法官就感叹道:“不幸的是,促使你们做下那些事情的东西现在仍然在人们口中流传。”

而《 *** 》和马里兰大学最新发布的一份民调显示,34%的美国人认为,针对 *** 的暴力有时候是“正当合理的”,而持有这种观点的人比例相对上一年有着明显增长。

红星新闻记者 林容

南昌新闻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南昌新闻网无关。转载请注明:皇冠管理端(www.9cx.net):美国会山暴乱一周年,普通百姓为何一夜成暴民?“特朗普煽动了我们”
发布评论

分享到:

皇冠手机管理端(www.hg9988.vip):英媒:核能“漂绿”计划引发欧盟内斗
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