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疫情逐渐走向“失控”,日本不得不破釜沉舟,最终做出“封国”的决议。当地时间26日,日本政府宣布,从当地时间28日0时起至明年1月尾,周全暂停批准外国人入境。海内新增确诊病例接连刷新纪录,变异的新冠病毒新闻更让人惊慌,面临直线下降的支持率,日本政府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抗疫这件事,“佛系”真的不管用,想要既保经济又能抗疫乐成,本就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

暂停“新入境”

据共同社新闻,日本政府12月26日宣布入境封锁措施再升级:从12月28日起至明年1月尾,暂停来自所有国家和区域的新入境。此前,日本政府已于24日暂停除日本国民外来自英国的游客入境。

据日经新闻,暂停的“新入境”是指新申请签证入境日本的外国人。实行入境限制时代,从外洋归国的日本公民和在日本有中长期“在留资格”(暂且栖身资格)的外国人仍然可以入境,但必须隔离14天;但若是获得签证的外国人在英国或南非逗留过,将不被接受。

与此同时,之前曾划定的日本人和持有在留资格的外国人,在特定条件下短期出差返回或入境日本时可免去14天隔离的措施也将住手实行。从已宣布境内泛起变异新冠病毒的国家或区域返回或入境日本的所有人士,都必须取得脱离当地前72小时内接受的新冠检测证实并提交。

但另一方面,由于日本政府从10月起陆续与中国、新加坡和韩国等国家和区域恢复了商务职员往来,以是这次政策转变并不会影响与这些国家和区域的商务职员往来。同时,日本政府证实26日公布的限制入境新政策不包罗中国大陆以及韩国、新加坡等疫情控制较好的国家和区域。

对此,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家成对北京商报记者剖析称,现在日本的“封国”并不是无差别的,主要也是基于保持对外商业的思量,将其维持在低限度的条理运行,不能完全斩断对外商业联系,但会削减基于旅行目的或者非必要目的收支日本的情形,而这种情形很可能会对外国游客赴日旅行会起到消极作用。

紧要疆域管制的决议背后,是日本海内疫情的愈演愈烈,据日本广播协会报道,当地时间26日零点到晚上10点,日本天下讲述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881例,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延续四天创下新高。

同时日本海内也泛起了新冠病毒新型毒株熏染病例,且此病毒在日本首次泛起人传人征象。据日本共同社报道,12月25日,日本讲述5例熏染变异新冠病毒熏染病例。5人近期都曾在英国待过,包罗4位男性、1位女性。除新冠病毒影响外,全球多个国家拉响了禽流感疫情的警报,禽流感也已伸张至日本首都圈。

旅游业“受伤”

商业保持低位运行,但旅游业可能就没那么幸运了。值得注意的是,12月28日,日本“封国”的同一天,曾经承载着日本经济苏醒希望的“Go To Travel”补助项目也正式暂停。今年7月,为扶持在疫情中遭受重创的海内旅游业和餐饮业,日本政府推出旅游支援政策“Go To Travel”,激励民众出门旅游,并为游客提供部门住宿费和交通费,最高补助达50%。

此设计自启动后已有4000万人介入,在激励海内旅游时,日本经济有过短暂的恢复。本月初,日本内阁府公布讲述称,将今年三季度日本现实海内生产总值(GDP)环比增速上调至5.3%,按年率盘算为22.9%。此前日本经济已延续三个季度下滑,二季度按年率盘算下滑28.1%。

,

欧博Allbet

欢迎进入欧博Allbet官网(Allbet Game):www.aLLbetgame.us,欧博官网是欧博集团的官方网站。欧博官网开放Allbet注册、Allbe代理、Allbet电脑客户端、Allbet手机版下载等业务。

,

而旅游业牵扯到的另一个问题就是日本的“意难平”――东京奥运会。今年3月,挣扎许久,日本最终照样不得不做出推迟奥运会的决议,而推迟后的东京奥运会举行时间为2021年7月23日-8月8日,东京残奥会举行时间是2021年8月24日-9月5日。

而在这之前,日本本想靠着奥运经济重回巅峰。究竟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曾被视为日本国运的转折点,除1965年日本GDP增速为6.4%以外,1964-1969年的其余年份日本GDP增速均跨越10%,1968年更是一举成为那时天下的第二大经济体。

李家成也剖析称,日本“封国”一定程度上是在为明年的奥运会做准备。现在距离东京奥运会举行只剩半年多的时间,但日本海内的疫情方面,天天新增病例接连创新高,外洋方面,此前已经变种的新冠病毒感染力大大增强,这种变异的病毒不仅传到了日本,而且也在日本海内流传,因此日本也很重要,想斩断境外输入的流传链条,若是半年之后疫情照样云云,那么一切设计也就都泡汤了。

另一方面,日本也是为经济重启做准备。李家成称,现在Go To Travel虽然暂停,但这一设计的时间却延伸了半年,若是到明年天气转暖,一系列防控措施又到位,疫情控制适合,Go To Travel延伸半年就可能延续到奥运会时代,再加上奥运经济的效果,以及海内的经济刺激,可能会提振2021年的经济增进。

日本还没等来靠奥运会翻盘的时刻,损失就已经率先泛起了。本月22日,东京奥组委的最新回答中提到,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的成本将较此前的1.35万亿日元上涨22%,为1.64万亿日元,这也将使得东京奥运会成为“史上最贵奥运会”。

算不明白的“账”

但对日本而言,现在也只能坚持下去了,究竟奥运会另有希望。只是眼下的“封国”很可能意味着日本刚刚见到曙光的经济苏醒要踩下一个急刹车了。

不久前,《日本经济新闻》便报道称,日本的新冠肺炎熏染和殒命人数少于西欧,但限制经济活动的影响伟大。金融信息公司路孚特预计,日本四季度的增进率将从此前预计的4.8%降至3.9%。明治安田综合研究所的小玉�v一也示意:“由于奖金削减等收入环境恶化加上刺激政策削减,消费形势异常严重。凭据疫情生长,日本也存在明年一季度陷入负增进的风险。”

现在可能到了日本要为已往的防疫政策买单的时刻了。日本《朝日新闻》最新民调显示,日本首相菅义伟及其内阁的支持率已大幅下跌至39%,大量受访者对于日本政府在新冠疫情防控方面的事情示意不满意。相比较而言,11月的内阁支持率还曾到达56%,而不支持率也从11月的20%上升到了35%。据了解,这次民调于12月19日-20日举行。

当地时间21日,菅义伟还重申,日本没有必要宣布天下进入紧要状态。对此,媒体将其形容为:菅义伟不愿重复其前任安倍晋三在4月份宣布天下进入紧要状态的决议,相反,他誓言要在抗击疫情和重启经济活动之间找到平衡。

现在看来,抗击疫情和经济重启似乎成了一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问题,而日本政府也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刘军红对北京商报记者剖析称,现在日本的做法可以说是对此前防疫政策的反省,即不能太强调经济增进,在抗疫的同时一定要支出一定的成本。

“日本已往的做法就是太一个钱打二十四个结,甚至有些侥幸心理,日本最初的想法和理念就是把成本降到最低,但他们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疫情是看不见的,又没有有用的设施预防和治疗,这样日本的‘伶俐’就完全暴露在风险眼前,是一种没有珍爱的‘伶俐’。”刘军红注释称。

现在看来,这似乎也是日本几十年来没有绕出去的“怪圈”。刘军红称,日本最喜欢算的就是这样的账,不想支出成本,只想经济生长,而这也是困扰了日本很长时间的问题。日本之以是能够“失去30年”,一个很要害的因素就是它想尽最大可能地行使全球化的条件,那里成本低就在那里开展生产活动,然则却忽略了海内企业的手艺研发投资,之后竞争力就上不来了,随之被全球化的高度竞争镌汰,经济增进率自然就低了。

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 实习记者 赵天舒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南昌新闻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南昌新闻网无关。转载请注明:usdt不用实名(caibao.it):紧要“封国” 日本慌了
发布评论

分享到:

欧搏代理:坐拥后场双星还要选三球 骑士主帅也中意三后卫?
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